方大同

那时的我们,看不懂《小飞龙》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  作者:法兰茜斯嘉   来源:洪卓立  查看: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我有自己的开发团队,飞龙不会像其他商家拿货改标再销售,哪怕是一条普通的裤子和T裇,我也要做原创设计。

我有自己的开发团队,飞龙不会像其他商家拿货改标再销售,哪怕是一条普通的裤子和T裇,我也要做原创设计。

飞龙这样的文案给予用户的答案非常的具体也非常的有针对性。最常见的微文案涵盖了错误信息、飞龙按钮标签、提示文本。

那时的我们,看不懂《小飞龙》

而杂乱的UI界面最常见的原因,飞龙就是缺少层次结构。也正是因为这种场景化的需求,飞龙文案需要设计,价值无可替代。我们的短期记忆只有10~15s,飞龙即使我们主动去记忆,能记下来的信息也不会多太多

那时的我们,看不懂《小飞龙》

根据读懂新三板研究中心的数据,飞龙3760只“僵尸股”,飞龙2015年净利润同比增长率中位数为56%,与新三板10887家企业同期整体水平56.02%基本一致,并没有太大的差别。1552家企业中,飞龙2014年净利润在1000万元以下的占比98.26%;100万以下的占比67.40%。

那时的我们,看不懂《小飞龙》

目前新三板上万家企业中,飞龙至少有三分之一,也就是3760家企业是“僵尸股”。

这意味着,飞龙新三板有三分之一公司是“僵尸”。最后,飞龙再说到Joe家院子里的《冰与火之歌》的雕塑——那把家里的剑。

不过,飞龙一年前刚创业时,我压根没想到,会跟硅谷、科技淘金热、创投富豪扯上关系。Joe和团队希望,飞龙addepar最终可以为任何机构管理钱,能够判断每项投资的价值,不仅仅解决美国的金融问题,还可以解决全球金融的问题。

Peter对自信的人印象深刻,飞龙会及时回复。Joe给Palantir这类型的企业取了个名字,飞龙叫作智能企业。

copyright © 2016 powered by 大蒜干贝网   sitemap